BLOG


【劉嘉玲與花/葉子跟花,我寧願活得像花】

駐進筆者高睿希


【劉嘉玲與花/葉子跟花,我寧願活得像花】


曾之喬說,她喜歡葉子;劉嘉玲說,她喜歡花。


筆者原本也是喜歡葉子跟樹木的,畢竟他們低調不張揚、可以活很久,賀詞不都寫了「松柏長青」嘛?


再說了,現代人都愛講求「曖曖內含光」的美德,女人若是有才華,她必須表現得「優雅」跟「謙卑」才值得被外界欣賞,若是高調張揚、野心蓬勃,哪怕你再有實力,依舊很容易被視為求表現、沒智慧又吃相難看的炫耀者。


但是,如果一個有能力的男人力求表現,他多半被稱作是鬼才和狂人,如薩爾瓦多達利、畢卡索等等⋯⋯族繁不及備載。


筆者不免憶起陳文茜在節目《茜問》的那句,「男人做什麼都是理所當然,女人一做什麼,必然引來側目。」恰巧呼應了李敖曾讚揚陳文茜很適合做副總統,卻因此會讓和她同一陣線的總統候選人失掉婦女票。


那時候,李敖的理由很簡單,但筆者聽來很悲哀,「因為大多數女人都不喜歡陳文茜。」


是呀,相較起性格鮮明、獨樹一格的花朵,咱們女人做一片葉子多好?既不會被針對,永遠可可愛愛,還可以活很久,更何況,花朵超級難搞的!


筆者母親很愛在家種些花花草草,有時不在家,遂提醒我要去照顧,通常在此時,我就更加感受到「照顧花朵」這件事有多麼麻煩。先說好,以下將是筆者個人種植的經驗談,如果要看專業養花草知識,請不要參考我這篇文章。


花朵跟葉子,我發現前者更需要天時地利人和。有些花朵,只能夠在某些季節栽種;有些花朵,它澆水只能澆一咪咪(真的是一咪咪那種);有些花朵,日照不能太多;有些花朵,隔多久之後就要幫它翻土⋯⋯。


我數度被養花搞瘋,對著母親說道:「您能不能陽台就別種花了?」


某天心血來潮跟姐妹們去上花藝課,心下只想:「哎,種花跟插花,簡直是一個地獄、一個人間,我以後還是插花就好,種花簡直心累。」


可是,在母親悉心照顧之下,每當花朵一併綻放、滿室馨香,一切都太過燦爛美好,這般成就感的確只有養花人才會明白。


當然,之後看見花朵紛紛凋謝,母女總有悵然,但這不就是人生嗎?


事實上,在養花種草的過程中,筆者發現花朵跟葉子,前者講述的更像是「人的一生」。


花,其實藏有「禪意」在其中,靜待有智慧之人去感受。


筆者講的話是有根據的,你們知道「禪宗的源起」背後的故事是什麼嗎?其實跟「花朵」大有關係。


《景德傳燈錄》有個段落,講述釋迦牟尼佛於樹下論道,底下弟子各就各位,心想老師要跟我們說些什麼。結果,釋迦牟尼不發一語,取起前面的一朵鮮花,用手指輕輕地撫摸著花瓣、拈花示眾。


大家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,心想你到底在幹嘛,僅有迦葉尊者會意微笑,這在禪宗叫做「拈花微笑」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


《傳燈錄》在這個故事的本意是敘述禪宗的概念,他們是「以心傳心」,希望信眾能各自感受「行住坐臥皆是禪」的奧妙,不過筆者的延伸問號倒是:為什麼要拿花?


筆者研究《聖經》,發現耶穌基督也喜歡拿「花」來勉勵信徒,他曾用百合花做譬喻,希望人們要對「信仰」有信心:「何必為衣裳憂慮呢?你想野地的百合花怎麼長起來?它也不勞苦、不紡線。」


花,很有個性,哪怕生長過程很艱辛,得要耗費十足努力,但一旦踏實付出,他必然會迸發無限潛能,綻放一生,最後順應自然地迎接死亡,沒有遺憾。


回到劉嘉玲,在被媒體問到為什麼對花朵情有獨鍾?她表示:「人一出生,不論生日、生病或到最後離開世界,都有花,人生道理都藏在『花』裡頭了。」


葉子跟花都好,但硬要選一個,筆者會跟劉嘉玲一樣,選擇「花」。


在於筆者相信,每個人(特別是女人)都應該要把自己的人生活成一朵花,在有限的人生裡去開發靈魂裡頭的無限潛能,並且「忠於自己」。


如果你天生就喜歡低調,屬於奧黛莉赫本之流,那麼你就開開心心低調去;如果你是野心大爆發的郝思嘉之流,切莫不要被世俗定義的「優雅」綁架,開開心心去張牙舞爪吧!


若天生是趙敏,就別硬把自己活成小龍女吧,努力開出屬於你的芳香,才不枉此生。



駐進筆者/Naima